手绘地图寻亲男子与生母相认

新年第一天,手绘家乡地图成功寻亲的李景伟和亲人相认。

33年前,他在云南昭通被邻居拐骗至河南开封兰考县,直到去年受郭刚堂等人寻亲事迹鼓舞,主动寻求警方帮助,画下家乡的地图,借助网络力量寻亲。1月1日,在兰考县认亲现场,李景伟长跪在母亲面前,与亲人相拥哭泣。日后,他还会到云南拜祭父亲。

“大人找小孩很难,小孩找大人很容易,希望大家勇敢站出来,我也会尽自己一份力,未来帮大家寻亲。”李景伟告诉南都记者,这是他找到家人后心里的声音。

手绘地图寻亲男子与生母相认-1

李景伟和母亲在认亲现场哭泣。受访者供图

被拐33年后与生母相认,现场长跪不起

1月1日,在河南开封兰考县认亲仪式现场,李景伟走向生母突然跪下,被人扶起后抱着亲人痛哭。“长变了,和从前不一样了。”母亲脑海中还是儿子幼时的模样,亲弟弟、妹妹也陪在李景伟身旁,“可以一起吃年夜饭了。”母亲悲欣交集。这一刻,他们等待了33年。

帮助李景伟寻亲的志愿者甘彪告诉南都记者,这些年母亲也曾在四川等地寻亲,儿子被拐至兰考县后,距离她所在的周口市,不过100多公里路程。“这是她最牵挂的事情,仿佛老天在捉弄一样。”

今年37岁的李景伟在广东佛山工作,去年12月30日,他从广州乘车前往兰考,提前准备好给母亲的礼物,等待着久别相见的日子。甘彪也和多名志愿者带着李景伟家乡记忆中的广柑,驱车赶赴兰考见证团聚。中午,李景伟和家族20多人聚餐庆祝,只可惜父亲已经离世,他打算日后到云南拜祭。

“大人找小孩很难,小孩找大人很容易,希望大家勇敢站出来,我也会尽自己一份力,未来帮大家寻亲。”李景伟告诉南都记者,这是他找到家人后心里的声音。

李景伟自小便知道自己的身世。他记得大概4岁时,一位光头邻居叔叔把他带走,交给其他人坐上车后,送到了兰考县。那年,他还不识一字,说不清家在哪,只知道离开时村里的样貌。他有意不断强化这些零碎的记忆,“就在脑子想,每天经常拿个棍子在地上画,这样时间久了就记得了。”

李景伟也曾想过寻找远方的家人,“年龄小,没方向,想不到办法。”他把念头藏在心里。直到今年7月,电影《失孤》原型郭刚堂历时24年找到被拐的儿子,令他重拾信心。当时,他主动找到警方采集血样,录入全国打拐DNA数据对比库。

手绘家乡地图发布视频,多方接力寻亲

去年12月15日,李景伟找到寻亲志愿者甘彪,他同时想到了通过网络寻亲。甘彪告诉南都记者,当时李景伟发来了一段自述身世的文字,并特地提到至今还记得家乡的样貌。“我就鼓励他画出来,我帮他发布视频。”

手绘地图寻亲男子与生母相认-2

李景伟手绘家乡地图。受访者供图

后来,在那段广为流传的寻亲视频中,李景伟举着手绘家乡地图,细细回忆起老屋旁的山路、梯田和水塘,幼时曾见过蓑衣、斗篷、水牛、竹子和广柑。

提到“广柑”时,甘彪“心里一惊”。他生活在四川广安邻水县,当地把脐橙叫作“广柑”。“甘彪说四川话时,李景伟也能自然听懂,“我觉得好像是川渝地区的。”甘彪和其他志愿者迅速组建了寻亲群,聚集了60多位熟悉或生活在川渝的热心人,“一起分析地图上到底在哪里。”

手绘地图寻亲男子与生母相认-3

寻亲志愿者甘彪(左)和李景伟(右)。受访者供图

网友们也在视频下方留言,寻亲的线索不断传来。有人说像在四川宜宾、达州,有人说在重庆看过地图里的样子。另一边,警方也赶赴多地采血比对,但始终没有传来亲人音讯。

李景伟记得,达州宣汉县有一家人曾发来照片,自己和上面的夫妻俩“长得非常像”,他们都以为找到了失散的亲人,但最终DNA比对结果却令人失望。这对夫妻仍然不时联系李景伟,称呼他亲生儿子的小名,准备好了腊肠、腊肉,等他回家一起过年。“他们不愿意接受现实,我好像是在揭开别人的伤疤,我也不忍心。”李景伟一度有些动摇,也有些灰心。

甘彪鼓励他,“父母年纪大了,他们可能等不及,你要站出来,大家都会帮你。”最终,云南昭通传来线索,经兰考警方比对确认,去年12月28日晚,传来了好消息。

“很激动的。”收到警方寻亲成功的电话时,李景伟正在公司开会,“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张着嘴发不出声音”,他走出会议室后,眼泪立马掉了下来。

甘彪和志愿者们也欣慰不已,60多人的寻亲群没有解散,他们接到了新任务,更新了群名称,寻亲这件事“会一直做下去。”

出品:南都即时

采写:南都记者 张林菲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2466060800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